舍瓦:每一天都在祈祷战争结束;把俄罗斯驱逐出世界杯是对的

AC米兰的传奇前锋舍甫琴科在接受《晚邮报》专访时再次呼吁停止战争,此外他也感谢了意大利方面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对乌克兰的援助。

“我当然会说俄语,学校里有教过,你在乌克兰可以毫无顾虑地说俄语,我们不会盲目地反对俄罗斯人,我们反对的是那些支持战争的人。我们很清楚如何区分人民和政权。我确信即便是在俄罗斯,肯定也有很多人反对战争。”舍甫琴科说道。

“目前来说还好,一天我会和他们联系几次,我的母亲和姐姐待在家里,那里离基辅市中心有25分钟的车程,现在我们的其他亲戚也和他们待在一起,包括我的姨妈,之前她在地窖里躲了4天。如果你住在机场附近,你周围的房屋已经被炸平了。”

“因为乌克兰是他们的祖国,是他们的土地,是他们的家,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愿意回乌克兰和他们待在一起,为什么他们应该离开呢?”

“那不是冲突,那也不是一次特别行动,那是一次入侵,是对平民的犯罪,直到战争爆发前的最后一刻都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一切,我们难以想象俄罗斯会对我们国家这么做,那让我们觉得难以置信。”

“我想过很多次了,但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立即关闭了一切,机场首先就被轰炸了,因此我决定尽我所能去捍卫我的祖国,告诉大家我们是谁,让大家知道我们正在经历什么样的苦难,帮助受害者和难民。意大利在这些问题上给出的反应是非凡的。”

“通过GoFundMe我们筹资了34万3764欧元,此外还有医疗包、药物以及食物的援助。米兰基金会也拍卖了我们2003年欧冠决赛球衣的复制品。我的朋友乔治-阿玛尼也给我打了电话,想要提供帮助。我还和佛罗伦萨以及米兰的市长有过交流,我希望很快能宣布一项特殊的倡议。”

“米兰是意大利是我的第二故乡,米兰是一座特别慷慨的城市,我确信他们能够也会愿意欢迎乌克兰难民,他们大部分都是妇女、儿童以及上了年纪的人,因为18岁至60岁的男性不被允许离开乌克兰。”

“我们想要和平,但现在投降就意味着失去我们的自由,我们正在战斗,我们也会为我们的自由和权利战斗。我们并没有攻击任何人,我们只是在保卫我们自己。”

“保卫我们的国家免受侵略者侵袭所需要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民主国家站在我们这一边,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很重要,以此向他们施加压力,从而找寻外交的解决办法。”

“是的,只要战争还在持续,俄罗斯的运动员就不能参加比赛。我每一天都在祈祷战争结束。”

“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那是1989年,那年我12岁,那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旅途,从基辅到莫斯科,再到罗马、那不勒斯、阿格罗波利。”

“当时我们是去踢邀请赛的,罗马是一座宏伟的城市,不过在阿格罗波利我感受到了意大利人的慷慨和热情,在那里我收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牛仔裤,即便我们的决赛中击败了当地球队,我还打进了5粒进球,他们依然给我发了奖金,我也用那笔奖金给我的父亲买了剃须刀,给我的母亲买了香水。”

“很遗憾,事实就是那样,其他人死于犯罪、毒品以及酒精。那是可怕的岁月,前苏联解体那几年很多人在找寻捷径,但那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曾经有一次我也被圈进了一场斗殴中,回家后我被教训了一顿,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对暴力感到恐惧。”

“当时我带回家的气球几乎都被融化了,上面已经有了放射性的尘埃物,我母亲直接把它们烧了。后来巴士从苏联各地赶过来,把孩子都送走了,最后我到了亚速海附近,那里离我家有1500公里,当时在那个夏令营里我们一个房间里住着7个孩子。”

“不过当年在基辅我每一天都踢球,冬天我们会在结冰的湖面上滑冰打冰球,夏天就是游泳和划船,此外我还会玩自由摔跤、网球、篮球、体操,无论如何我最后都会成为一名运动员。”

“当时我在莫斯科参加比赛,然后我们连夜赶回乌克兰,当我们第二天一大早到达基辅的时候,到处都是黄色和蓝色的旗帜。”

“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如今这场战争正在抹杀过去的共识,无论是在文化还是体育层面。过去前苏联的伟大球员中,布洛欣、扎瓦罗夫等等都是乌克兰人,布勃卡也是乌克兰人,他现在还是乌克兰的奥委会主席。”

“他曾在红军服役,我们以父名称呼他,以此表达尊重。当年他制定了一项军事化的规定,早晨6点45分起床,7点出门跑步,即便室外是零下10度,然后去力量房训练,早上10点吃早餐,然后练球,洗澡,休息到下午4点,然后再训练两个小时,他是第一位在电脑上研究比赛的主教练,他认为盘带是进攻的基础,他经常会安排一对一的训练,然后我们的阵容是由死亡机制决定的。”

“我们设置了一个16度的斜坡,然后我们跑步不断往返,直到有人开始呕吐,那些没吐的人,或者是吐得少的人会得到出场机会。”

“第一次是我们在主场3-2取胜,第二次则是我们在莫斯科和他们1-1战平,我在最后时刻打进了一粒任意球。那发生在1999年,当时的局势也很紧张,赛前那一晚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住在了大使馆里。”

“在青年队的时候我就去过米兰,当时他们带我们去参观了很多景点,最后一站去了圣西罗球场,在那之后我就一直梦想着回到那个美妙的舞台。”

“他过去经常会用英语说一些我不太懂的东西,比如说:‘我们会击败你。’后来我们成为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包括阿尔贝蒂尼和安布罗西尼也是如此。”

“从来没有。我和贝卢斯科尼主席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愉快的,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他安排一架飞机把我的父亲从基辅接到意大利接受心脏手术。”

“那是非凡的故事,不过此时此刻我的思绪在其他事情上,我考虑的只有我的国家,我请求意大利尽一切可能欢迎那些逃离战火的难民,找寻能够终止这场屠杀的方法,我为此祈祷。”

“我不知道人死后会变成什么,我所知道的就是当你离开人世,大家会为你感到难过,我希望我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我也希望我是家里第一个离开的,在我妻子以及孩子的陪伴下。不过如今我的祈祷是为了我的母亲,为所有我爱的人和乌克兰的人民,希望他们能够得救,他们不应该经历这场灾难。如今轮到我们发出声音了,不过如果普京不停止这场战争,那么我不会排除未来战火波及到其他欧洲国家的可能。”

太失望了!不想对他说什么了!我只想问他一句,舍瓦,你觉得今天这个局面能怪俄罗斯吗?

“那不是冲突,那也不是一次特别行动,那是一次人道灭绝,是对乌东平民的犯罪,直到证据公布后的最后一刻都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一切,我们难以想象乌克兰新呐翠会对自己的国家这么做,那让我们觉得难以置信。”

你真的愧对阿布,不论球场内还是球场外,就算你是站在爱国的立场上,但凡你像警长教练一样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线,而不是躲在安全舒适的豪宅里口嗨,我都敬你是条汉子

看到评论区我有点诧异,一股脑的喷舍瓦。他可是乌克兰人啊,难道让他支持俄罗斯吗。

我觉得舍瓦的立场没问题啊,首先他是乌克兰的一个公民,其次他想要和平,别只看标题要阅读内容。

舍瓦回国才能做得更多,穿上军装,拿起枪,不上战场也是英雄。想获得更多的政治上的利好呆在西乌克兰的防空洞里也比在意大利BB强。煽动对俄极度不友好的情绪只能让米兰的老球迷们反感。

舍瓦是乌克兰人,站在乌克兰人的立场上,他并没有说错,因为他爱国,就像国足不管踢得怎么臭怎么烂,我们在背后不还是支持中国队吗?

纳闷的是,俄罗斯禁赛不是欧足联规定的吗?舍瓦最开始接受采访一直的态度都是支持欧足联的决定,这是上面的决定,欧洲球员不说全部,起码绝大部分都是支持这个决定的啊。舍甫琴科作为乌克兰当家球星,表态支持俄罗斯球员禁赛不可以吗?喷子无脑,哎…..其实一直觉得,俄乌战争,很多新闻真真假假,如果要表态,表达自己立场,表达自己情绪或者意见,最好还是对消息进行甄别,一味的喷,真的伤脑啊,各位朋友。